生而为人,仅此而已。

=不知火
搞原创的,挖坑不填,用刀切肉
这样说着的某老年人想吃糖

雷:ky,咕哒子恶属性,aph红色组

梦[180914](仅流程,前半)

我死了。

从房间中跃出,按下电梯,跑离公寓,穿过废弃的高楼,绕入荒凉的小区,再横闯高速路,最后钻进不为人知的小门——这就是我每天去学校的路线。
今天也是如此。度过平常的一天后,标志晚自习结束的铃声响起。正当我收拾书包时,听见了撕裂夜空的一声枪响。——还没来得及挣扎,一名同学被杀了。紧接着是第二位、第三位……“幸存者们”都蜷缩在桌子下,双腿发软,牙齿不住地颤抖。我也是其中之一。尽管平时常说着“想要去死”,也不过是口中说说,没有什么异常的举动。
无处安放的手这时碰到了一件东西,是随身携带的折叠刀。不知道来由的复仇之火促使我站起来,几步冲到凶手面前,在他反应之前刺死他,并夺过他手中的枪。
冲着楼梯口同样...

无题

致敬《前目的地》
存档

脑洞(keng)合集

★注意
①科技足够发达
②平行世界,大量物理学信息
③黑括号【】之中为脑洞,之外为相关解释/吐槽
④有些地方的用词待推敲,有没有文科爸爸帮帮我[土下座]

1、【没有“绝望”,就不会有被人赞誉的“希望”
没有“谬误”,就不会有与之相反的“正确/真理”

希望和绝望是相对的
对与错由掌权者书写
败者只得苟延残喘/苟且偷生】

几年前的脑洞。
【当一个孩子从小就生活在我们所说的“恶”之中,那么他所理解的“恶”即是大众认知的“善”,而他接触的“善”在大众看来反倒是“恶”。】

2、【A有一个传家宝,A通过时光机回到过去,不慎将传家宝丢失,被B拾到,B认识它的价值,将其定为传家宝传给后代,一直传到A手中。】
在《人类衰...

空气中弥漫着腐烂的气息,正是蛆虫得以大量生长的时节。樱花没了尸体滋养,早已落下帷幕。目睹着这一切,想要进行深呼吸,鼻腔却被潮热充斥。没过多久,殷红的液体便能够“啪嗒”地滴在迅速升温的柏油路上,而它们很快就会枯竭、干涸。

情书

先存个档……

BGM:
NINE POINT EIGHT
Every Heart-ミンナノキモチ-

再也不会去相信了。
再也不用去等待了。
再也不屑去担心了。
因为已经没有必要了。
为了谁人的微笑而苟活的自己真是个无药可救的笨蛋。

「好恶心喔。」「请你去死吧~」
他们嬉笑着朝我走来,撞倒迎上去的他,踩过他的身体。
没有人来扶/他。
一步两步碾压。
一刀两刀插入。
一枪两枪穿过。
他的肋骨直直地扎进心脏。
他的腿骨突兀地暴露在空气中。
他努力挣扎想要扶着墙站起,却只是白白耗费体力。
我感到厌倦了。
伸出手扼住他的咽喉。

他的精神千疮百孔。
口中喃喃道着感谢。
他的眼神充满幸福。
肉体已经没有知觉。
对我绽放了最后一次的笑容。
随后蜷成一团呜咽。
他的灵魂。

「就站在这里,见证我的终结。」

刚才下楼时,看见有三两只燕子从半开的楼道窗飞进来。
几年前燕子一家就在这里的房檐下筑了窝,每年春天都有张着嘴的小燕子好奇地从窝里探出头。
尽管楼道里总是有着无法形容的气味,大家仍是其乐融融。不知是谁在窝下加筑了一层木板,也不知是谁留着二到四楼的窗。——没有人抱怨风雨会透过窗击打进来。
每天放学都会习惯性地望向屋檐,刚刚学会啼叫的幼鸟羽毛一天天浓密起来。巧的是每天走到三楼的时候,燕妈妈和我一同回来。它们看上去不怕人,与我们和平地相处着。
下大雨的一天,叽喳声飞远了。呆望着失去生气的巢,心里有一些失落。
现在它们又回来了。年复一年生命的循环又开始了。

她的眼睛是温柔的杏仁形,微苦的咖啡色包裹着中间漆黑的瞳孔。
她的鼻子十分挺,激动时鼻翼稍稍开合。
她的嘴唇透出粉红,因为有水的滋润所以很少干裂。它向上扬起的时候是最可爱的。
她的脸蛋是那种婴儿肥,捏起来手感应该也很不错吧?细细的绒毛下是健康的肤色,在乌发的衬托下很是白皙。
她的头发并不能算厚,但只是普通的马尾辫就已经足以媲美杂志封面。
在这样沁人心脾的她面前,自卑的月儿蒙上了纱幔,最美的花朵也失去了它们的色彩。她身上的每一部分都是上帝亲自选择的最精致的零件,再由他亲手把它们组装完成。